重庆社会科学院

今天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学人情怀 > 文艺创作

我的社科印象及身份认同
::重庆社会科学院::   http://cqass.net.cn   来源:重庆社会科学院        2012年3月27日

我的社科印象及身份认同

                                      廖杉杉
   
      社科院在民间有“翰林院”之称。初入重庆“翰林院”,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现代化的机关大院,绿草、红地、灰房,充满南国风情的棕榈树有碧溪环绕,几尾红色的鲤鱼惬意地游戏打闹。正如这大楼的布局,不仅有整洁明亮的办公室、图书馆,也有劳逸结合、调节身心的健身房、篮球场。“翰林院”自然掩不住那一股子才子风流的雅趣,正如我们前不久开展的趣味运动会一样。
      才子风流,风流容易,才子难求。几天前行政楼大厅张贴的“重庆社科院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申报评审材料公示”,6个晋升副高职称的才子中就有3个80后。这次演讲活动的主题是“社科人的学养”,学养学养,学问和修养,我在社科院工作的同龄人,就已经拥有了如此丰硕的学术成果,社科院,真是一个有学问的地方。说到修养,就像社科院的午餐一样,虽然不断变换菜品,但总是让人感到可口养胃,浑身暖洋洋。
      今年8月初,我参加了院团委组织的活动,在得知我怀孕后,红院长(作者指陈红副院长)给予我了无微不至的关怀,我不好意思叫她一声“红妈妈”,她对大大咧咧的我倒是毫不客气地嗔叫一声:“傻女!”某日休假,我和妈妈在公交车上碰到到院里来加班的机关党委刘书记,他立即起身给我妈妈让座。刘书记的女儿今天也高三了吧。一边是我的领导,一边是我的妈妈。每当回想起那一刻,我都很感动。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跟高宝柱研究员有联系。每次我与高老师联系后,他总是自个儿带着资料蹭蹭爬着楼梯来到我的办公室,目送满头白发的高老师伴着一串钥匙声离开办公室,我眼前一亮,大冬天穿短袖短裤不嫌冷的国防身体,大概是上天对学养至深的人的一种回报吧。更不用说我挂职的人事处,那里的每一位领导同事都给了我家的温暖。所以,现在,只要我坐公交车经过渝澳大桥,我都会很紧张,我要抓住那一刹那深情地凝望,社科院碧海蓝天的徽标,和上面象征开拓进取的翻滚浪花。我骄傲,那是我工作的地方;我也很惶恐,我能否在那里工作得好?
      作为一个社科新人,我首先向大家交流的是我以他者的目光读“重庆社会科学院”这本立体、多维的书的感受,不觉中所产生的身份认同,开始了我做一个真正社科人的学养修炼之路。
      得知半年后,我是在社科院的改革杂志社工作,我有一种游子回家的安心。尤其是看到《重庆社会科学》“文学与艺术”栏目中那熟悉的人名和学术术语,我有一种兴趣与工作终于融为一体的庆幸。但我离编辑这个身份还有很大的差距。院图书馆借阅证办下来的当天,在钟绪剑老师的热情帮助下,我借来了《杂志编辑学》、《现代杂志编辑学》、《范泉编辑手记》等书,高老师向我推荐了《继绝开新——作者读者编者回忆<文史哲>》这本新书,从中我感受到要当好改革杂志社的一名编辑,不仅需要专业的编辑技术常识、广博的社会人文知识、敏感的政治学术意识,最需要的是将其作为终身事业,值得用生命去付出的岗位认识。
      诚然,每一代人的青春都不容易,然而,80后的我们正切切实实的承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完成学业不久,刚刚参加工作,现代教育体制的时长让我们青春不再,结婚、生子、养老、住房、医疗,同时,相对宽松的人事政策还让我们时不时冒出个想法:跳槽?天大地大,生活最大。在事业的追求上,我们迷失了自己。如何能够维持内心的那一份恬静,坚定自己的理想,坚持自己的事业,强大内心的力量显得尤为重要。我选择一遍遍地阅读老子的《道德经》,致虚极、守静笃。我将《曾国藩日记》、《曾国藩家书》放在床头,坚持每天写日记,三省吾身,以求今日种种,譬如今日死;以后种种,譬如来日生。洗涤旧我,重获新生。我重读《山居笔记》,借阳明先生的经历做酒杯浇自身境遇之块垒。再翻阅我逐字抄录的《玄奘西游记》,在我即将进入而立之年的关键时期,重庆社科院和我将要从事的期刊编辑工作给了我的人生一个精确的坐标,使我的工作和志趣成功地实现了对接。
      静心是心潮澎湃后的一种顿悟,是碌碌无为后的一种反思,是无可奈何后的一种休整,是纷乱嘈杂中的一种叩问,是坚定内心后的一种充实,是恪守信仰中的一种蓄积——
      于是,我的社科印象与身份认同获得了一次升华,从此,此生未必真学问,学和问伴随我一生;从此,此生未必有学养,学养书香永相随。
 

 
上一条:银婚——永恒的爱
下一条:靠近我  温暖你……
 【推荐给好友】 【打印】 【  】 【关闭